M.OP

tf/星战/DC/漫威/欧美自我构成一个圈Eat!Eat!Eat!
还有最喜欢养动物这些了!
欢迎交流~
All hail Megatron.

【千钧一发Vincent/Eugene】Paradise(4)

预计下一章才完,于是把上中下篇干脆改成编号了。脑洞止不住。My fault.

————

Eugene靠在沙发上,沙发很软,他又往后缩了缩,几乎就要陷入其中。他看似很享受这种状态,手上还拿着一包薯片,时不时就胡乱的往嘴巴里塞。脸有些微红,是刚才喝了点葡萄酒的缘故。眼睛盯着电视,里面在播放一些体育赛事。

Vincent则坐在不远处,沙发的另一端。他有些不自在,身子坐的挺直。注意力一小部分放在了Eugene身上,而更多的,是在Eric身上。

Eric此时正在打扫清洁,他感受到了Vincent的目光——那实在太明显了。他抬头对Vincent友好的笑了笑。Vincent被迫收回了视线。他知道自己刚才一定像只领地受到侵犯的雄狮。这样很蠢。他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了,无缘由的紧张,充满敌意。

Eugene往他们那边瞥了一眼。"Eric,今天打扫完了你就可以先回去了。"

被叫到名字的人点了点头。收拾干净后利落的朝大门走去。刚走两步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事,转身把视线投向坐在沙发上的Vincent。

"Mr.Freeman ,能否借一步说话?"

突如其来的邀请引得Vincent一愣,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Eugene。后者则偏头耸了耸肩,随后又把视线移到了电视上。

Vincent只好随口应了一声,起身跟着Eric到了门外。

"我有女朋友的。"

Vincent一时没反应过来。

"请别把我当情敌,我只是个管家。Vincent。对了,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我现在下班了。"语气十分随意。

"呃..不介意。"Vincent略微抬头看着面前比自己快高半个头的男人,气氛莫名尴尬甚至有一丝压抑。但幸亏他工作环境所带给他的历练——几乎每个人的基因都在他之上。他也早已能无视那些散落在他周围的卑微感。等等!Vincent皱眉,他刚才说——

"你俩的那点小心思很好猜,"Eric接着补充道,"这次好不容易回来了就别再离开了。你应该知道有自杀倾向的,尤其是他感到孤独时。"

自杀倾向?Shit,他当然能感觉到。他也不愿意让其发生。但他不觉得他有这个权利去阻止,Eugene也没有理由听他的。说白了,他俩除了交易身份这一关系其他什么联系都没有。更何况这交易还是非法的。

一个最完美的人和一个残缺不全的人。犹如世界的两个极端,但现在,他们终究碰撞在一起了。

Vincent开始怀疑这段"关系"的正确性。

他是否值得这一"天赐"?他不傻,他看的出有些东西在变化,哪怕是很细微的,他知道Eugene在慢慢依赖他,先不管那出于什么原因甚至什么情感。当然,他不希望是他想的那样。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30岁死亡的诅咒从他出生起就开始围绕着他,直到最终迎来死亡。而心脏一次又一次的剧痛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你活不长了。

他不想他的死成为Eugene自杀的最终理由。

Eugene值得有更好的生活,他值得拥有更好的选择。

"嘿!…你…没事吧?"Eric看出Vincent有些走神了。

"没事 …谢谢,我明白了。"Vincent淡淡地笑了一下。

Eric伸手拍了拍Vincent的肩最终留下一句"科技不是万能的。"后便走向不远处停放的车,启动引擎呼啸而去。
他知道Eric的意思,真是个不错的人。要是那个更好的选择是Eric的话,现在看来,他没有什么太多的意见。

回到客厅,Eugene正拿着一个小玻璃瓶子翻来覆去的仔细看着,见Vincent回来了,便把拿着瓶子的那只手高高举起,望着Vincent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土卫十四的样本。"

这是刚才自己放在茶几上的,本来说等会亲自给他的没想到却先被他发现了。

得知这是什么后,Eugene沉默着把玻璃瓶放了回去。
"怎么了?"Eugene的反应和Vincent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这是你工作的任务吧,抱歉我碰了这么重要的东西。"

"那是很重要,"Eugene眼光变得更加暗淡,Vincent顿时有些不忍,"但这是送给你的。"

Eugene猛然抬头,与此同时重新把玻璃瓶拿回手里,握紧。"这很棒,"他看了眼Vincent,随后又回过头认真地看着瓶子里发生的神奇现象。眼睛也随着那围着石头冉冉升起的雾气而向上移,"谢谢。"

Vincent就这样一声不吭地站在沙发旁看着他,灯光下Eugene的眼底竟然有些水汽 ,看起来也雾蒙蒙的,只是,那不同于土卫十四灰暗,那更像是一层薄薄的青雾浮在淡蓝色的浅湖之上,但在那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暗流涌动,那足以使人甘愿投身其中,不惜溺亡。

他又走神了。

等他反应过来时 ,发现Eugene正看着他。眼神令他有些琢磨不透。

Vincent轻轻叹了口气,弯腰从茶几上拿了一杯水,走到Eugene面前伸手递给他。

Eugene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杯水。不解的眨着眼睛。"我不渴。"

"喝点,醒醒酒。"

"我没醉。"

Vincent一直举着那杯水。

"好吧,"Eugene有些泄气,一把接过,"我酒量没这么差。"反驳着,最终却一口喝下 ,喝完后还不忘在Vincent面前晃了晃杯子,那骄傲的神色就像他一口气干了一瓶95度的Vodka。

Vincent则笑着摇头。Eugene有时真像个天真的小孩子。

Eugene也笑了,手撑着沙发从中坐起来,身子向前倾,试着把杯子放回茶几上。茶几离沙发有些远。他努力的把手伸的更长,最后还是成功的把杯子放了回去。正当他想靠回沙发时,手便用力推了下茶几想接反作用力回去。但显然那力量不够大,身子顿时失去了平衡,头重重的磕在了茶几上, 整个人向地板砸去。

摔到地面后立即缩成了一团,双手紧紧的捂住了额头,发出了小动物般的哀鸣声。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Vincent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连忙靠近蹲下把Eugene抱了起来 ,低声安慰着,小心翼翼地把他抱到沙发上。

Eugene的眼睛和睫毛完全被生理性的泪水打湿了。Vincent心疼的想移开Eugene的双手看看他额头上的伤势。Eugene此时却还倔强的说着没事,血已经从他紧捂着的地方流出,顺着指缝,再流入袖口,一部分还顺着他精致的脸庞流向衣领,染红了衣服。

Vincent只好强制移开了他的手。幸好,伤口不大,只是当下最紧急的是止血,他抓住了Eugene的手,放回额头上,叫他先按着。见Eugene点了点头后,便冲向卧室拿来了医用包。

整个过程Eugene很安静,Vincent蹲在他面前为他上药包扎,他眼眶还是有些红红的,视线一直停留在Vincent脸上。上完药后,Vincent又从浴室端来了一盆热水,轻轻的帮Eugene擦除身上残留的血迹。当帕子擦到脸上时,Vincent不得不看Eugene的脸了。如果说刚才他尽量想无视掉那种目光,能引起他内心最原始的欲望的目光。现在他不能了。但他还是忍住了。Eugene如今可受了伤。再说,那样是不对的。

清理完这一切后,Vincent准备起身去倒水了。Eugene却叫住了他,一把扯住了他的领带——就像上次床边那样。而这次轮到Vincent失去平衡了,身子倒向Eugene,把后者紧紧压在沙发上。

就在他说着一边说着抱歉一边挣扎着起身时,Eugene却凑近轻轻地吻了他,带着葡萄酒淡淡的果香。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