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

日常误入冷圈。主圈tf/DC/漫威星战欧美等,圈多杂食,时不时产粮,也会画画。生物?最爱啦,养的多欢迎讨论

今天看到me的推特才知道Bear前不久去世了...
Bear 原名Boker..老实说之前还觉得马犬不好看来着..就是因为它才真正的喜欢上马犬...
p2是me发推悼念
p3是Boker的主人Fabian送给me的留念礼物

RIP Boker.

【授权翻译】【赛荷】Contradictions (2)

原作者:Siniath

AO3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2682/chapters/11043491

————————

梗概:

这都是关于一个问题,一个要被给出的东西,但那可能对于一个人来说,太多了。

正文:

就像往常一样,他很清楚他对我的影响。我必须非常努力地集中注意力,但我几乎意识到,这是在我父亲以新统治者的身份进入杜亚特后不久就开始的。无论我去哪里,无论何时我遇到赛特,我们之间有种奇怪的紧张气氛。他的吻对我来说是另一个打击——其次是在失去一个我一直认为会陪伴我一生的人之后。人们无法将这两件事进行比较,但这两件事都使我感到不安。一个个的吻接踵而至。我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但不知怎么的,他让我忘记了发生了什么——至少有那么一会儿。如果不是他,也许我就不会那么烦恼了。但这是另一个我无法改变的事实。

过了一会儿,我才认出那个在寂静黑暗的房间里喘息的声音,是我的声音。他的身体把我压在背后的石头上,他的嘴唇从我的嘴唇移到我的脖子,吻着我那娇嫩的肌肤。每一次触碰都让我更加融化。我应该把他推开,送他去他的房间或者叫警卫,但是我不能…我永远不能…我甚至没有一个单一解释。

“别想其他的。”这一次,他的声音更加严厉,而不是柔和。是那么像他自己......他第一次在这么私人的场合这么跟我说话,我已经被吓了一跳。但我很快的意识到他不是在吓唬我,也不是因为他疯了,但就因为他真的很想让我忘记在他身边发生的事。

“好像这很容易。”我低声回答。没有想大声说出来,尤其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声音会是什么样子。“是的。”他简单地回复。他还真的相信这一点。“停下来,赛特……求求你……”当我说话的时候,我知道他再也不会停下来了。在听到我恳求他之后就不会了。但我没办法,一方面我想让他停下来,不让我感到更内疚,另一方面我又想让他继续这样下去,这让我害怕。我又一次不得不怀疑,我到底有什么毛病。

他的手在我两侧上下移动,而他的身体仍然把我压在墙上,紧挨着一扇敞开着的窗户。当我感受到柔软温暖的风在吹拂我的头发时,我最终屈服了。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他,但我知道他不会给我任何答案——至少现在不会。他的手摸着我赤裸的皮肤的感觉......很奇怪。我仍然记得他第一次触摸我的那一刻。这听起来同样奇怪,我几乎被吓死了。令人惊讶的是,在那一刻,他是如此的温柔和善良,以至于我真的忘记了一切。他亲吻我、触碰我、抚摸我的肌肤,从来没有做过比这更多的事情,但实际上,他做的比我过去能接受的还要多,因为,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被他那样吻过。

就像他刚才吻我一样。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热情和被点燃的欲望。噢,这些吻太像他了。我从来没有想到可以用这些来完美的描述赛特——但的确如此。“你害怕我吗?”他突然问道,他松开了我的嘴唇,让我停下来喘气,我试图在黑暗中看清他的眼睛。“我……嗯……不……也许……”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猜不出他突然问这个问题想干什么。“你可以告诉我真相。”

我叹了口气。当我没有心情听或说话的时候,他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呢?“有时候,”我慢慢地说,不知道自己是否选对了最佳方式。毕竟这是事实。赛特是我身边我唯一一个丝毫都搞不清楚的人。“我不害怕你对我做什么坏事,但有很多时候我不知道你会做什么;尤其是当你对我做这些事的时候。“我移动了一点位置,被压在冰冷的墙上并不是很舒服。我能感觉到他也微微动了一下,然后他摸了摸我的脸颊,用手指扶弄着一些深色的卷发。

“没有理由害怕我。或者换句话说——不是为了你。我不是来伤害你的,荷鲁斯。我知道,尤其是对你来说这可能很难相信,但我为什么要对你撒谎呢?如果我打算伤害你,我有不止一次的机会,难道不是吗?”

我只是耸耸肩。我怎么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说句公道话,他从来没有隐瞒他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但这对我有什么帮助呢?

“如果我请你帮个忙,你会拒绝吗?”他的声音很低,离我很近,足以让我再次颤抖。我怎么会知道?“看情况,”我只有这样回答。他应该觉得我没有安全感。我不知道我能从这样的“帮助”中得到什么。“唉……你依旧怕我,没有必要这样。我不会向你要你力所不及的东西。”我等着赛特继续说下去,告诉我他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但他沉默了一会儿,只是看着我。并不是说我能看到,而是我能感觉到他炽热的视线。

“我要你给我一些东西。它很特别,你只能给别人一次。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问你这个问题。”他又沉默了。“你在说什么?”我越来越疑惑,我真的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你猜不到我的意思,我甚至都不感到惊讶。”他笑了。“我要你。”

现在我明白了,但那并没有让整件事变得更好,因为我感觉到我的膝盖变得更加虚弱了。“我……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但是...…”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尽管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便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我的回答。但这,并不轻松。

“现在……我恐怕……”我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





TBC

p1防怕蜘蛛的误点

自然光下的巴西黑有点泛蓝,强光下的真是美腻。大概也是这一品种经典的原因之一吧。另外土干喷了水,不是螨虫

【授权翻译】【赛荷】Contradictions (1)

原作者:Siniath

AO3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2682/chapters/11043491

分级:Mature(限制级)

一共六章,结局HE,个人比较喜欢这里的赛特,太撩!也十分温柔了,埃及神话里原本赛特还算比较善良,但后面因为各种政治因素就过分丑化了。除此之外设定基本按照原本神话走的,人物外貌什么。但也有部分私设。荷鲁斯各种内心的挣扎写的也特别棒,很喜欢这篇。另外私心打上神战tag,毕竟以前看这部入坑的x
还有第一次翻译会有不足请谅解!冷圈果然只有翻墙取暖吗...哭泣


#荷鲁斯第一人称预警#


————————————

如果历史宣称你们是敌人,但实际上你们却感觉彼此吸引,你能做什么?最终命运将会引领你们走向何方?



Chapter 1: Could it be you?




有什么东西吵醒了我,起初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天依旧很黑,所以早晨不可能已经来临。通常我能在第一缕晨光中毫不费力地醒来,但那显然不是现在让我从睡梦中醒来的原因。我轻轻的在柔软毯子下挪动,正是这动作让我回想起了一切。在毯子下我是赤裸的。第一时间恐惧在我脊背上迅速蔓延,下一秒我试着放松,慢慢地把手放在毯子上移动,借此想看看是否只有我一人。当我在这途中遇到障碍后,我犹豫了一下,缓缓地叹了一口气。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梦,就目前而言,我甚至宁愿这就是一场噩梦。


“你为什么不睡觉?”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我睡了...”我轻声回答,我不知道我能否可以相信我的声音又或者它早已出卖了我——它反映了一大堆我现在不能弄清楚的感觉。

“嗯。”一个简单的回复。我他妈到底该怎么摆脱这一切?哦,我能绝对,以及肯定他对这些都不会介意。真遗憾,我们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相关。但那不会有任何帮助。这并不像我们可以选择家人,不是吗?


我在黑暗中坐了起来,就快要离开床,但是他不肯让我离开。“让我走!”我高声要求道。他只是轻轻地笑了笑。我立刻就被两种感觉所充斥:憎恨和渴望。当然,这些感觉是完全相反的,但正是对我脑海中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正确描述。这再一次让我不得不问自己,我到底有什么毛病。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当你听到我的声音颤抖的时候,你并没有给我任何好的理由。知道吗?”他靠得太近了。为什么我没有意识到,当我在我的脑海里玩捉迷藏试着自欺欺人的时候,他离我越来越近了呢?整个情况甚至疯狂到极点。我仍然不能解释——至少没有令人信服的解释——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为什么和他?他是坏的。他就是混乱本身。哦,我并不能因为这样想而伤害到他的感情,这正是他想要的。他造就了这一切。


“感到内疚吗?”他的嘴唇靠近我的耳朵,他温暖的气息使我突然像触电般远离他。“停下来!如果这样说能让你感到愉悦。是的,我确实感到内疚!好像这对你来说是什么新鲜事一样。”


他的回答只是一声轻笑。“在任何方面都是有罪的,”他说。“但老实说,我并不明白你的理由。”我从床上跳起来,在黑暗中盯着他看。“你……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要从哪里开始…?但他显然不让我开始解释。“停下来,小傻瓜。半夜对我大喊大叫不会让你感觉好些。当警卫出现的时候,你就很难解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感觉到愤怒在我身体里蔓延,就像他在这里只是我的错一样。就像他对这些可能让我卷进麻烦里的破事感到过抱歉一样。这很难解释。我闭上眼睛试着倾听我内心的声音。但唯一回应我的便只有沉默,一种让我害怕的沉默。我为什么要屈服?我感觉背叛了某人,从某种方面来说,是的。甚至更糟。



“你在想他,是不是?”不需要什么读心术就能知道,他和所有人一样对我脑海中所想的一些事很轻松就能看破。最让我惊讶的是,当他在说“他”这个字时,声音变了。就像他在说一个可憎的敌人。这让我更加恶心了。


“请允许我提醒你,他是我父亲——从某种程度上,他仍然是我父亲。他的名字你应该再清楚不过了,赛特!”我几乎没意识到我差点说出他的名字。即使我有,那也无关紧要了。另外他说的是实话。我正在想我那前不久死去的父亲。说他死去,这并不严谨——他被杀了。他被杀因为他是埃及的统治者,他被杀因为他是个好人并且有着别人想占为己有的力量。考虑到这些事实,已经很难了,但是整个事件有一些更黑暗的隐情。他被杀了,不是被别人,而是被他......被那个正在跟我说话的人,那个睡在我床上,现在又在说发生了什么,却像只是在讲个结局不怎么好的故事的人。我真希望事情不是这样,但不幸的是,这是在我一生中不得不面对的最痛苦的现实。


赛特从没有掩盖过他杀了他的亲兄弟,顺带一提,实际上他很喜欢那种能成功欺骗到我的父亲奥西里斯的感觉,让他死去。把他切成十四块并扔到了埃及的各个角落,虽然我的母亲伊西斯和我能够找到他所有的身体部位,然后用强大的魔法把它们拼凑在一起,但我的父亲还是不能在人间复活更久,因此他被选为杜亚特的统治者,地世界的统治者,在那里他保护那些离开地球进入另一边重获新生的人们的灵魂,就像我们过去相信的那样。考虑到我们是神,我们不需要害怕死亡——不是像人类那样。


但这并不是主要的原因。现在是否当一个神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不能解决我的问题。我父亲死后,一切都变了。必须找到一个新的统治者,但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结果。我以他儿子的身份掌权,但赛特和他的兄弟一样有着继承王位的权力,即使在他做了这一切之后,他依旧能。这让我们——赛特和我——更亲密了,因为我们需要经历很多不同的测试来证明我们都有能力去完成最后的挑战。


我一直认为赛特很奇怪——当然,在我父亲的事情发生后更奇怪。顺便说一句,当涉及到我时,他似乎还有别的想法。然而我被告知,就连他的出生也与我们目前所知的不同。有一个所谓的规则,一个神一次只能生下两个孩子——由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组成。然而,赛特是他母亲的第三个孩子,他不是生来就有的,而是从母亲的腰上跳下来的。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觉得他很奇怪,但这想法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他的整个外表是不同的于我们的,他的头发不是黑色,而是血红色,他的眼睛是明亮的,同时又像暴风雨时的深海,阴沉沉的,充斥着狂野。


我倚在窗边冰冷的石墙上,所有这些事都向我涌来。在远处我能听到他的动静。突然之间,所有的感觉都让我难以承受。我那时还不到17岁——虽然我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但我仍然没有像我希望的那样成熟——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我感觉到一种触碰,我正要跳开,但随后就放松了。没有理由逃跑,因为所有更糟糕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或者至少几乎都发生了。眼泪从我眼睛里和脸颊上流下,我甚至没有试图与他们斗争。


“当我做出选择的时候,我从没想过伤害你。”不知怎么的,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但是他认为在杀了我家人之后会发生什么?他有自己的理由,但通过他的行为,他已经让我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这是不可改变的。他对此无能为力。


“荷鲁斯”,他在我耳边低语,这让我再次颤抖。“我知道你有很多理由恨我,毫无疑问我会理解其中的每一个理由,但毕竟你和我之间似乎还有更多的东西。”


我差点就尖叫起来,我甚至开始挣扎。我想把他推开,让我能重新思考。但他比我强壮——现在发生的事足够让人颤抖和害怕。当我意识到他马上要做的事时已经太晚了,但不知为什么我欣然接受了,尽管我知道这是错的。令人难以置信的错误。恨是一个很难说的词,但对于我和他,如果我能简单地厌恶他,那就好了。可这正是我所不能的......






TBC
—————
ps:奥西里斯有一个部位没找到,大家应该都知道是哪个吧,不过原作者这样写估计算是私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