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

日常误入冷圈。主圈tf/DC/漫威星战欧美等,圈多杂食,时不时产粮,也会画画。生物?最爱啦,养的多欢迎讨论

不知道加什么tag....就,一些话吧


还有最后几个月了,应该不会更什么东西了,全力奋战2019。其实还有很多事想做,很多cp脑洞没写,想画的画也没画(这大概因为懒.my fault。)同时还有很多cp也没追够...然而这些都要延后了,在此也立下个flag吧,明年考完回来慢慢填。

另外想了想在现实生活上放弃了很多东西,也留下了很多遗憾。所以不想让最后这段时光也成为遗憾。

最重要的是,谢谢大家给我的每一个心,推荐,还有评论什么,每次看到都挺开心,能被认可的感觉真的很棒。当然最感谢的还是关注我的人啦,其实我觉得我都没有更什么,也不是什么太太,偶尔写文也写的慢....可能还ooc...

一直觉得走在路上也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每个人都擦身而过,可能只见过这一次以后一辈子都见不到了,网络上也一样。所以再次感谢大家。

很高兴你注意到了我,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共勉,明年见。

【授权翻译】【赛荷】Contradictions (6)完结

原作者:Siniath

AO3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2682/chapters/11043491


这次翻的有点晚了,提前开学了...

另外,终于翻完了这篇啊,原作第一视角简直写的太棒了,一些小细节也太戳我了,嗯冷cp就冷cp但找到的每一篇都好吃啊!


——————————————



“永远”,还在我们的前方。



正文:


我能感觉到他在注视着我,但对我来说很难不去反抗。我的膝盖软了下去,我需要用我所有的力气支撑才能勉强不倒在地上。我想大喊大叫,但不知怎的,我知道这不会改变什么。没有人会听我,没人能让我摆脱困境。我们在沙漠深处,远离一切事物和每一个人。另外,我很确定他改变了这地方,即使有人靠近我们,他们也不会看到我们。我甚至对这个事实都不生气。他有他的神奇力量,就像我有我的一样。我必须玩到最后,但,这一次规则是他定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对他大吼大叫,声音里充斥着强烈的恐慌,我甚至都认不出这是我的声音了。“听着,”他走得更近了,紧紧地抓住我的胳膊。“我们都知道我们在玩火。作为一个杀了你父亲的人,我比你跟清楚。只要他们能最终摆脱我,他们就会为反过来指责你。所以你为什么还要表现得像个小孩子呢?注意你的言行!荷鲁斯。就像这个国家的国王应该做的那样!”



每句话都让我非常难受,但不知怎的,我知道他说这些话不是为了让我受苦,而是为了让我更加坚强。不过,这并不会让我好受多少。“为什么……你为什么能这么残忍?我把我所有的都给了你!”我自己的反应让我大吃一惊。然而,他似乎更感兴趣而不是困惑。“我可以从你那里得到我想要的任何东西,小家伙。你永远也阻止不了我。”我抬起头来面对他,“你怎么能这么肯定?”他笑了。“因为你爱我。”他的声音那么坚定,我又一次忘记了呼吸。“说的就像……你知道我的感受一样...”我虚弱地说。“我错了吗?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我错了。”我摇摇头,试图摆脱他。“不。离开我。让我走!”


但他没有那样做,并不是我期待的那样。“说啊。”他用如此急切的声音说,充满了欲望和绝望。“我不能,”我低声说。“这是……”啊,这到底是什么?实际上,我从未想过任何能描述我对赛特的感受的词语——杀死我父亲的赛特,我也从没想过他会是一个凶手。尽管我忍不住恨他,因为他所做的一切。但仍然....


“你是对的。”


“是吗?”他看似疑惑地问道。


“是的……”很明显,这对于他来说比对于我来说要更有趣得多。我现在真的不想开玩笑了。我的心怦怦直跳,很难清晰地思考。


“说我想听的话。”


“你已经知道了!”


他笑了。“是的。但你知道的,话语如果被说出来,那才会彰显出它独特的力量。我想听听你的感受,不管我是否知道。”



“我爱你。”这句话像夏日的微风一样从我的唇边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为什么承认真相如此之难?也许是因为我已经知道这不会改变什么。他做出了他的决定。我不能改变他的主意。他轻轻地把我拉到胸前,抚摸着我的头发。“谢谢。”他温柔地说。



“别走。”我恳求道,因为我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永远不会离开。不管怎么样,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但我不去才是因为我想伤害你,亲爱的。我想让你重回冷静。你应该继承你父亲给你的遗产。我也知道你必定成为伟大的君王。你很善良,也有足够的意志力去完成你的新任务。相信我,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我明白他的意思。但那依旧很疼...很疼。虽然我知道他比我成熟得多。“谢谢你,”我哽咽着,眼里含着泪水。“我……永远相信你。我相信我们的时代会到来。有一天。”他抬起我的头,轻轻地吻了我一下。“听起来不错,我亲爱的荷鲁斯。我会在某处等待。你会找到我的,好吗?”他放我走了,并用他那双燃烧着火焰似的眼睛望着我。我又点了点头。“好……”我能感觉到他撤去了为保护我们远离世界而制造的屏障。“离开。”他要求道。“别回头。重要的事情从现在起就摆在你的面前。”



我想再触碰他一下,但他已经走了,就像他从来没有到过这里跟我说话一样。我感到空虚,甚至比我父亲死后更空虚。我想生气,但我不能,因为我明白这对他和对我一样困难。但现在我们都必须勇敢和理智。我们的时代将会到来,那时我们可以如同合为一人一样在一起。就像本应该那样。就像一切都对了。



我慢慢地转过身,沿着小路往回走,我过去常常从这里出来。在我前面,我可以看到广阔的地平线,太阳正在慢慢升起。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与此同时,还有赛特所谈及的未来。我不知道我是否会像赛特所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个好国王——但我会尽我所能。因为,我知道他正在看着我。






-END-

【授权翻译】【赛荷】Contradictions (5)

原作者:Siniath

AO3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2682/chapters/11043491


ps:母亲大人上场了...一想到原埃及神话伊希斯帮自家的宝贝儿子对付赛特时的“壮举”,不禁感叹埃及神话里的女神简直就是大boss般的存在啊...
—————————————


有时候你的选择让你别无选择。你要么躲起来,要么试着反击。


正文:


“你怎么敢这样!”我从阅读中抬起头,面对着那个声音如此直接、如此急迫地闯入我脑海的人,我的脊梁直打颤。我盯着我的母亲,我感到一瞬间的惊讶,她竟然在这里。她很少走进图书馆,尤其是在我父亲去世后。它一直是我们的地盘;现在它已成为我一个人了。我站起来,没有离开她的视线范围。“就像....敢什么?”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不知怎的,我突然有一种想逃跑的冲动,因为我显然不喜欢她把她带到这里来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


“好像你一定要问似的!”我先是大吃一惊,接着,又更加惊讶了。她是我母亲,然而,她从来没有对我大喊大叫。“显然我必须问清楚....”我回答,厌倦了她玩的那个小游戏。“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的意思,我亲爱的儿子。”这听起来很讽刺,但我没有插话。“你和他。”哦。原来是这事!我以最快的速度回过神来,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对此的唯一反应是喘不过气来。“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她震惊的声音如同闪电般击中了我。它深深地刺痛了我,我觉得呼吸困难了几秒钟。听到她声音里的怒吼——就好像我在做一件让她无法忍受的事情,这让我感到了强烈的愤怒,这也是我做出反应的原因。“他是有名字的。我知道他做了什么,相信我,我很清楚。难道,你要我把他送到永恒地狱中去吗?”她的眼睛映出了惊人的神情,她的回答显然是肯定的——或者至少与我的建议相近。


不知怎的,这有点奇怪,因为在与奥西里斯和赛特发生的意外之后,一直是她告诉我不要太悲伤。有趣的是,这角度是怎么变化的?“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我问她。到目前为止,我只知道话题是赛特,但我不太确定她了解到哪一步了。“你在跟他亲热。”这是用视觉的方式把真相用语言表达出来——即使我不愿意向我母亲承认这一点——这让我不寒而栗。“你这么想是因为什么?”“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啊,我想知道的是,是否每个人都知道包括真实的了解还是仅仅是一些不满的抱怨。现在还很难猜。



我独自一人,只有黑暗包围着我。我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沙漠深处的严寒。我和母亲讨论了一番,但毫无结果,我离开了皇宫,想理清思绪。我并没有打算孤独终老,但它也没有像我预期的那样吓到我。因为我知道我在哪里。虽然沙漠不是我的地盘,但自从我接近赛特后,它就失去了很多威胁。“迷路了?漂亮男孩?”我能感觉到想要转身的冲动,但我能保持冷静。我猜他在这里找到我并没有什么讽刺意味——毕竟这是他的地盘。虽然我想一个人呆着,但我也很高兴他在这里。


“没有。我只是需要一些消遣。”我默许了他走近了我。“你是在这儿找的吗?在半夜?”我微微一笑,仍然没有回过头来面对他。“你到底为什么在这里?”因为我在逃避,因为我不想听这些责备。因为我想挣脱。我有几个理由,但我没有说。“嗯,”他说,声音里带着一丝好笑。“你不会永远不理我吧?”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因为他的嘴唇离我的耳朵太近了,这对我个人没有好处。“不,”我慢慢地说。“不是我不理你……”

“那么,这是什么?”我又叹了口气。“我无法用一两句话来表达。”他笑了。“至少你可以试着不把我独自留在黑暗中。”我没有立即反应。他似乎在等待更合适的东西。最后我转过身来面对着他,他离我很近,我可以在夜空的繁星下与他视线相遇。“几个小时前我母亲来找我,指责我和你有某种关系,还告诉我每个人都知道我们亲热过了。”他一边听一边扬起眉毛。“她说的?”“是的,她就用了这两个字。”不知怎的,他似乎被逗乐了。“啊。你对此有何反应?”他一边问,一边把手放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抚摸着。“没什么,只是她曾经对我说过,我不应该对你太苛刻。”赛特又笑了起来。“我想这并不意味着要以任何方式亲热。”我耸了耸肩。“也许……我还是忍不住。我该怎么办?让一切都保持原样?去他的?”


“也许吧。”


“这不有趣。真的。你为什么不能,哪怕一次认真对待一件事呢?”我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嘶哑。他的眼睛紧盯着我。“我是认真的,荷鲁斯。认真的。我一直都知道,如果这次我对你放任不管,对于你来说那是相当危险的。但我再也无法抗拒你了。不管我怎么努力,面对你的时候,我的意志力就会变得很低,一直都是这样。”他没有说什么新的东西。“所以……你有什么建议吗?”


“就这样做。”


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做……什么?”


“让我进入永恒的地狱吧。你要在埃及王座之顶安座,使众人都知道你是奥西里斯的儿子。”每一个字就像他拿起了一把刀,一步一步的地刺进我的心脏。有一秒钟或更长时间,我忘记了呼吸。“不!”我轻声啜泣,那一声就如同耳语般,从我嘴边遛出。







TBC

一个非常粗糙的GB桶。看不清的话打开最亮亮度吧...

Anyway ...刷爆他

今天看到me的推特才知道Bear前不久去世了...
Bear 原名Boker..老实说之前还觉得马犬不好看来着..就是因为它才真正的喜欢上马犬...
p2是me发推悼念
p3是Boker的主人Fabian送给me的留念礼物

RIP Boker.

【授权翻译】【赛荷】Contradictions (2)

原作者:Siniath

AO3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822682/chapters/11043491

————————

梗概:

这都是关于一个问题,一个要被给出的东西,但那可能对于一个人来说,太多了。

正文:

就像往常一样,他很清楚他对我的影响。我必须非常努力地集中注意力,但我几乎意识到,这是在我父亲以新统治者的身份进入杜亚特后不久就开始的。无论我去哪里,无论何时我遇到赛特,我们之间有种奇怪的紧张气氛。他的吻对我来说是另一个打击——其次是在失去一个我一直认为会陪伴我一生的人之后。人们无法将这两件事进行比较,但这两件事都使我感到不安。一个个的吻接踵而至。我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但不知怎么的,他让我忘记了发生了什么——至少有那么一会儿。如果不是他,也许我就不会那么烦恼了。但这是另一个我无法改变的事实。

过了一会儿,我才认出那个在寂静黑暗的房间里喘息的声音,是我的声音。他的身体把我压在背后的石头上,他的嘴唇从我的嘴唇移到我的脖子,吻着我那娇嫩的肌肤。每一次触碰都让我更加融化。我应该把他推开,送他去他的房间或者叫警卫,但是我不能…我永远不能…我甚至没有一个单一解释。

“别想其他的。”这一次,他的声音更加严厉,而不是柔和。是那么像他自己......他第一次在这么私人的场合这么跟我说话,我已经被吓了一跳。但我很快的意识到他不是在吓唬我,也不是因为他疯了,但就因为他真的很想让我忘记在他身边发生的事。

“好像这很容易。”我低声回答。没有想大声说出来,尤其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声音会是什么样子。“是的。”他简单地回复。他还真的相信这一点。“停下来,赛特……求求你……”当我说话的时候,我知道他再也不会停下来了。在听到我恳求他之后就不会了。但我没办法,一方面我想让他停下来,不让我感到更内疚,另一方面我又想让他继续这样下去,这让我害怕。我又一次不得不怀疑,我到底有什么毛病。

他的手在我两侧上下移动,而他的身体仍然把我压在墙上,紧挨着一扇敞开着的窗户。当我感受到柔软温暖的风在吹拂我的头发时,我最终屈服了。我有很多事情想问他,但我知道他不会给我任何答案——至少现在不会。他的手摸着我赤裸的皮肤的感觉......很奇怪。我仍然记得他第一次触摸我的那一刻。这听起来同样奇怪,我几乎被吓死了。令人惊讶的是,在那一刻,他是如此的温柔和善良,以至于我真的忘记了一切。他亲吻我、触碰我、抚摸我的肌肤,从来没有做过比这更多的事情,但实际上,他做的比我过去能接受的还要多,因为,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被他那样吻过。

就像他刚才吻我一样。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热情和被点燃的欲望。噢,这些吻太像他了。我从来没有想到可以用这些来完美的描述赛特——但的确如此。“你害怕我吗?”他突然问道,他松开了我的嘴唇,让我停下来喘气,我试图在黑暗中看清他的眼睛。“我……嗯……不……也许……”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猜不出他突然问这个问题想干什么。“你可以告诉我真相。”

我叹了口气。当我没有心情听或说话的时候,他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呢?“有时候,”我慢慢地说,不知道自己是否选对了最佳方式。毕竟这是事实。赛特是我身边我唯一一个丝毫都搞不清楚的人。“我不害怕你对我做什么坏事,但有很多时候我不知道你会做什么;尤其是当你对我做这些事的时候。“我移动了一点位置,被压在冰冷的墙上并不是很舒服。我能感觉到他也微微动了一下,然后他摸了摸我的脸颊,用手指扶弄着一些深色的卷发。

“没有理由害怕我。或者换句话说——不是为了你。我不是来伤害你的,荷鲁斯。我知道,尤其是对你来说这可能很难相信,但我为什么要对你撒谎呢?如果我打算伤害你,我有不止一次的机会,难道不是吗?”

我只是耸耸肩。我怎么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说句公道话,他从来没有隐瞒他是杀害我父亲的凶手,但这对我有什么帮助呢?

“如果我请你帮个忙,你会拒绝吗?”他的声音很低,离我很近,足以让我再次颤抖。我怎么会知道?“看情况,”我只有这样回答。他应该觉得我没有安全感。我不知道我能从这样的“帮助”中得到什么。“唉……你依旧怕我,没有必要这样。我不会向你要你力所不及的东西。”我等着赛特继续说下去,告诉我他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但他沉默了一会儿,只是看着我。并不是说我能看到,而是我能感觉到他炽热的视线。

“我要你给我一些东西。它很特别,你只能给别人一次。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问你这个问题。”他又沉默了。“你在说什么?”我越来越疑惑,我真的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你猜不到我的意思,我甚至都不感到惊讶。”他笑了。“我要你。”

现在我明白了,但那并没有让整件事变得更好,因为我感觉到我的膝盖变得更加虚弱了。“我……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但是...…”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尽管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便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我的回答。但这,并不轻松。

“现在……我恐怕……”我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