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

tf/星战/DC/漫威/欧美自我构成一个圈Eat!Eat!Eat!
还有最喜欢养动物这些了!
欢迎交流~
All hail Megatron.

【千钧一发Vincent/Eugene】Paradise(2)

到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客厅,漆黑一片,有什么东西挡住了Vincent的去路,凭借记忆触碰墙壁上的开关,灯打开的瞬间,他听见Eugene轻哼,强烈的灯光刺的他一时睁不开眼,过了几秒后,眼睛逐渐适应,他慢慢看清面前的一切。客厅里意外添加了些家具,电视,沙发,DNA似的旋转楼梯旁也有个餐桌,上面还有摆着些食物餐具。他还没来得及仔细去看,视线就迫不及待的移回楼梯边的人身上。

"你…"

"Irene早就告诉我你返航的具体时间了,不过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
Eugene闭着眼睛手捏了捏鼻梁,有些生气。过了一会儿Vincent却依旧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感受到那探究般的视线心底本来就有点烦躁现在更加不舒服,索性放下手,抬眼用冰蓝透明的眼睛对上另一双湛蓝却不真实的眼睛。后者竟有些躲闪。

Eugene突然被Vincent那种不知所措的神情逗笑了。

"你怎么了?我知道与你一同升空的人都肯定比不上我,但他们也不算太差,所以,你现在用不着看我这么久吧。"

"不,我只是…"Vincent知道Eugene在逗他,他也成功的被逗的语无伦次了。Eugene看着他停顿,不禁挑眉,顿时来了兴致。

他叹了口气,渐渐冷静下来。"我只是想说,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

显然这个回答不能让Eugene满意,他撇了撇嘴,轻启唇齿,苛刻的话语正要从中溜出,而此时Vincent却意外很认真的看着的他,他想了想还是咽下了。

"Me too."

又对视了一会儿,最终Eugene还是忍不住了。
"现在,我可以去睡觉了吗?"说着,熟练的张开手臂。

Vincent轻轻笑了,快步走上前,双手牢牢抓住轮椅两侧,顿时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引得他不由得紧锁眉头。他从不喜欢Eugene喝酒,不仅是因为会影响测试身份,更是因为这会变相影响到他,看着醉酒时的Eugene,就像看到了过去无助的自己。但这次,熟悉的酒味包裹着他,传来从未有过的安心。Vincent伏下身体尽可能靠近眼前的人让他更好的环住自己的脖子,一用力直接连人带车抬上了楼梯,途中Eugene一直抱怨着什么,太过模糊更像是呓语,Vincent没怎么在意,Eugene还活着已经就是最值得他感谢的了,除此之外他别无所求。他俩就像是在悬崖边挣扎的人,彼此早已成为对方的救命稻草。

就像从前一样把Eugene抱上床,帮他脱下衣服,这次甚至细心的为他穿好睡衣,Eugene半眯着眼睛乖乖的躺在那静静地看着他,睡衣扣子从上到下一颗颗的被系好,到了最后一颗,Eugene突然开口:

"你放我鸽子了。"

"什么?"

Vincent一时没反应过来,抬眼怔怔地望向Eugene,手下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说,你放我鸽子了。"Eugene又开始撇嘴了,满脸睡意朦胧语气却带着一丝愠怒。

"你知不知道我等你了多久啊,嗯?"Eugene说着便半抬起一只手,张开五指,另一只手伸出一个手指去触碰那只手,像婴儿般的搬着手指算数,嘴里含糊不清的嘟囔着数着,数着数着自己都不知道数到哪了,手泄气般的砸回床上,"反正你让我等了很久。"

他真的是有些喝醉了。

Vincent借着房间淡黄色的灯光看着他,深金色的头发显露出耀金般的光芒,长长的睫毛也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在脸上投下一小片阴影,漂亮的眼睛里却有些雾气,说不出蕴涵着什么情感,又像是有些委屈。那双眼睛就这么盯着Vincent看着,Vincent又开始不知所措了,他想了想,慢慢向前移了一点,郑重其事的道了歉,即使他并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你以后不能再放我鸽子了,没人敢放我鸽子。"道歉后Eugene脸色明显稍微好点了,"那你自己去把桌子上的收拾了,那些都是你没准时回来吃浪费的。"

Vincent这时才明白过来,看着Eugene还在等他答复,便随口应了一声。原来他是在抱怨今天自己没准时回来,Eugene甚至破天荒的准备了晚餐。Vincent最开始以为他指的是他升空的那一年,但他知道,那一年对Eugene来说也一定十分漫长。不过有些奇怪,Eugene之前提到了Irene,他俩以前也只见过一面,然而听Eugene的口气像是他们很熟了,这一年难道还发生了什么事?想到这Vincent又低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Eugene,而后者现在已经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不忍心再打扰他,Vincent决定明天一早去问问Irene。

走到卧室门前关了灯,手拉着把手正准备掩上房门,Eugene突然叫住了他:"洗下你嘴边,Vincent。我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喜欢涂口红了。"

Vincent下意识的伸手碰了下嘴,那个吻是Irene今天晚餐后和他告别时留下的,看来雨水没能洗掉全部。他赶紧道了声晚安,莫名有些紧张以至于没控制好力度,门"砰"的响了一声后死死的关上了。

"轻点!"

Eugene躺在床上,半睁着眼听着那匆忙的脚步声,有些自豪的笑了,想不到时隔一年Vincent竟然会因为他某些话语紧张了,准确的来说,是因为他紧张了,当然他一直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那引以为豪的完美基因更不用说,但他一想到那个口红留下的印记,瞬间就没了表情,他自然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他也知道最开始看见Vincent他一脸惊讶的原因,他知道他想问什么,自杀?他想过,也不止一次的做了,但他每次就是不能成功,就像他得不到那个金牌一样。他不知道那是一种恩赐还是折磨。最后Vincent升空那天他坐进了清洁器里,按下开关那一刹那,他内心无比平静,觉得自己终于解脱了,但随后当他感受到那股灼热时,居然有些后悔,他不是怕死,而是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在拉扯他,告诉他,他不能死。起码不是现在。

冰冷的水流迎面撒下。

Eugene犯了个最简单的错误,他忘了现在科技的发达,清洁器里有自动的碳基感应装置,活物是不能通过它清理的。警报拉响了,刺耳的声音在整个屋子里回荡。Eugene从清洁器里爬了出来,浑身湿透,他够不着那把放在一旁的轮椅,他也不想去够 ,手支撑着身子,一用力就从清洁器中滑了下去,重重摔在地上,警报还一直在响,他也无暇顾及,此时的他再也控制不住压抑在心中的绝望,就这样躺在寒冷刺骨的地板,蜷缩着,放声大哭。

他为什么活着?

随手把被子扯到自己身上,紧了紧,该睡觉了。Eugene渐渐阖上自己那疲惫不堪的双眼,过了一会儿,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手慢慢地伸向肚子下方,扣上睡衣的最后一颗扣子。
做完这事后他才满意的笑了,侧身沉沉的睡去。

他知道他就快找到答案了。

TBC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