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

tf/星战/DC/漫威/欧美自我构成一个圈Eat!Eat!Eat!
还有最喜欢养动物这些了!
欢迎交流~
All hail Megatron.

【奇幻森林/虎豹】The Law Of The Jungle (5)

巴希拉像往常一样走在那条布满荆棘的小道上,嘴上叼着美味的羚羊,它总是隔几天来一次,即使在这资源丰富的森林中捕猎也不是那么容易。但它送食的时刻却几乎是固定的,每当日落之前,谢利肯定会得到令它满意的食物,而谢利往往也会像上次一样,分给巴希拉一些。巴希拉同样也会无奈的接受,这本来就是它捕捉的,况且不接受则又可能会被莫名的威胁了,但就是这一点,却并未让巴希拉感到安心,这反倒是让它越发的紧张。

与“敌人”太亲密可不好,巴希拉总归记得,关于毛克利,谢利一直没有明确的表态,这可不像谢利以往的行事风格,就像冒着烟的导火线,不灭即燃。

而今天巴希拉来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早。

到了洞口,巴希拉低吼了一声,要是平常,它肯定会听到相应的声音从洞穴深处传来,而今天却有些不对劲,这不由的让巴希拉心头一紧———除了它自己的回声之外,再无任何声音。

巴希拉突然慌了神,快速的冲入洞中,全然不顾嘴中的羚羊,任由它掉到地上发出沉重的响声,溅起一层尘土,而巴希拉的心脏也随之漏了一拍,它看见山洞深处,空无一人。
谢利不在这。

它会去哪?捕食?不可能,那是我的工作。散步?不对,谢利它怎么可能有这种闲心...啊对了,还有一个那就是...

巴希拉拼命的甩了甩头,但它却不能否认这种可能,还有就是...它自暴自弃的想到,复仇。

这并不是没有依据的,最近谢利也慢慢地好了起来,虽然还没恢复到最佳状态,但杀死一个人类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特别是它对毛克利的事还避而不谈。

这个想法令巴希拉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它开始紧张了,下一秒立刻转身向来的方向跑去,如果说毛克利真的因为它的疏忽而遭遇不测,那它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仅管巴希拉不愿意承认,但那终究是事实,是它自己救了谢利可汗,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它都救了它。
那它,便是真正的凶手。

这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不该来这什么狗屁山洞,巴希拉不信命,再说了就算有什么命运的指引,当它第一眼发现谢利在这山洞之中时就该转身离去,而不是还悄悄的跑回来,自找麻烦。但就算是这样或许还可以补救,喉咙,只要当时没有犹豫,死死咬住谢利的喉咙就可以了,鲜血会染红一切,再然后,这一切便结束了。但它并没有这么做,它必须承认,它下不去手。

下不去手?真有趣。巴希拉自嘲道,老实说这个问题是迄今为止它第一次想。

那么如果谢利真的杀了毛克利它会杀死它吗?它会吗?它当然会,会弥补这个错误,巴希拉咬了咬牙,对,它会弥补...但,这能弥补什么?巴希拉感到一阵阵发晕,它开始胡思乱想了,巴希拉甚至想象到了毛克利看见谢利时震惊的神情,紧接着谢利会扑过去,毫不犹豫的将他撕个粉碎,最后再藐视的看着姗姗来迟的它,而巴希拉它,它会...

突然,不经意的一撇打断了巴希拉的思考。就在不远的草地上,几块巨大岩石的背后,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黄色的物体,虽然只露出了一点,但也足够显眼。巴希拉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刚靠近了一点,那黄色的物体仿佛也察觉到什么似的,立即把自己全部隐藏在巨石的背后,巴希拉前脚刚一过那巨石,下一秒瞬间就被猛的扑倒,狠狠的摔在草地上,力道大的使它发出了一声闷哼,利齿从天而降向它脖颈处咬去,巴希拉本能的挣扎,强有力的后肢踢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而后者也不笨,快速的向后跳去,躲避了这次反击,同时也正是这一跳,拉开了它俩的距离,让他俩彼此都看清了对方。
该死的谢利可汗。

“oh,原来是你啊,巴希拉,真巧。”谢利瞬间像变了一个人,眼中的厌气已浑然不在,取而代之的又是那慵懒的神情,经过这些天的磨合巴希拉也慢慢的习惯了这样的谢利可汗,但亲眼看到它态度转换如此之快,巴希拉多少还是有些不适。

“你在干什么?”

“做我该做的,巡视我的领地。”谢利说着又走回那巨石前,用爪子随意的刨了刨脚下的碎石,让其看起来更加舒适一些,接着便慢慢地躺了下去。
巴希拉则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盯着它。

“真希望你只做你该做的。”

谢利原本还在悠闲的注视着远方的羊群,刚一听清巴希拉所说的就瞬间转过头看着它,眯着眼睛,“什么意思?”显然谢利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但它不喜欢巴希拉这样的语气,它拒绝被威胁。

“等等,我知道了,你是劝我别越界别去狼群的领地...你是怕那人类小孩知道我还活着。他叫什么来着,哦对了,是叫毛—克—利。”谢利特意用了“劝”这个字,它想让巴希拉知道,它的威胁对于它来说,从来就构不成威胁。

闻言巴希拉脸上却没有任何明显反应。

“不对。”谢利看见巴希拉的表情没有变化,随即有些疑惑的微微偏着头,沉思着,过了几秒后,突然抬头道:“你是怕我违背交易,擅自趁你不知道时杀了他。”谢利故意把“杀”字发的很重。

终于答对了。

谢利满意的看着巴希拉站起来向后倾了一点,低吼着露出了利齿。

“巴希拉,别总那么紧张。”抱怨的语气,除此之外谢利没有任何动作,而此时要是有什么动作,恐怕它俩都会莫名平添一些不必要的伤口。谢利很清楚这一点,但不得不说试探巴希拉的底线,那可真是令人兴奋。

自己又失态了,在谢利面前总是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巴希拉意识到这时有些垂头丧气,但在表面上上却强装镇定,慢慢放松下来,向谢利走近了些。这个动作却引得谢利有所顾忌,它橙黄色的眼眸紧紧盯着巴希拉,看似十分放松,而身体却开始反射性的紧绷,但那也仅仅是反射性的罢了。

不出所料,巴希拉没有再向前,尽管已经超过安全距离,但谢利也不为所动,只是一直盯着它,而巴希拉它也小小的松了一口气,顺理成章在谢利身旁趴了下去,望向远处草地。

这一幕有些熟悉,这令谢利感到疑惑,但不管那是什么,想不起的事对于谢利来说都是不重要的。
但是,巴希拉却提醒了它。

“你杀了阿克拉。”

噢对,就是这件事。

“呵,这么久以来我只提过一个要求,而就连这它都完不成。”谢利一脸不屑,它不喜欢这个无缘无故开头的,毫无意义的话题。

“它没有义务为你服务,它是狼王。”巴希拉咬了咬牙,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和谢利说话,而不是冲上去和谢利开打。

“那本是我应得的,你们只相信一面之辞,实际上你们什么都不知道。”虽说谢利没有表现出来,巴希拉却看得一清二楚,怒火在它眼底悄然燃烧。这使巴希拉有些手足无措,愤怒从不是无端而起的,按照谢利所说的,它像是有所隐瞒。确切的说,那也不叫隐瞒,毕竟谢利也没有什么事都要跟它们说的义务。

“你以为狼群这几年能安然无恙是为什么?它们的团队精神?别天真了,每年都有其他野兽入侵森林,要不是我在守卫,狼群?估计早就没了。所以,我提唯一一个要求都不行?”

“...那不一样。”巴希拉有些惊讶,它从来不知道这些,其他动物同样也不知道,它几乎有些动容了,几乎。但理智还是告诉它谢利这唯一一个要求都是要拿生命换的,况且这个生命是它从小看着长大的毛克利的。而这无疑是不可能的。

不可避免的问题终要来临了。

谢利也停止了说话,静静的看着巴希拉,巴希拉迫于压力不得不正视谢利,谢利的眼眸此时有些灰暗,写满了失望。还有些更深层的东西也变了。

一丝红色。

“巴希拉,我曾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你也是最先知道我脸上伤疤的来历,那时你跟过来了不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应该知道我有多恨人类,人类从不属于这。我以为你会明白,但现在想想我那时真是可笑。哦你是明白,但总不敢于承认。现在你必须要面对这个问题了,给我你的答案。”

跟过来?谢利它知道了?可笑,它本就该知道,那天谢利去人类山洞时,巴希拉它也悄悄跟着去了,它不愿意去猎杀人类,但它可担心谢利。当谢利受了伤跑了出来时,它知道自己有多心疼,正准备追上去,却听到洞里还有其他声音,然后,它发现了毛克利...再然后...一切都变了。

现在,它开始后悔没杀了他。或许,没那样做,那才是错的。

等等!自己在想什么!!!巴希拉对于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很吃惊,它怎么可以这样想。一定是谢利,对,一定是它,而它又成功的影响了自己。

但无论如何,巴希拉它现在给不出答案。

“谢利你...可我——”

“你犹豫了———你已经做出选择了。”

巴希拉莫名的有些失落,看着谢利转过头起身,心里竟然对此感到愧疚。谢利无视了巴希拉的神情,慢慢的向巴希拉身边走去,眼看就要离开了,却意想不到的在离巴希拉最近的地方停下,突然俯身舔舐着巴希拉的后背,沿着那光滑的黑色皮毛一点一点向上,脸部不断摩擦着巴希拉。这个意料之外的亲昵动作令巴希拉在霎时之间怔住了,呆呆的趴在那一动不动。直到感觉到自己最敏感的耳朵有些痒苏苏的,不自主的缩了缩脖子才反应了过来,立即起身后退,一脸紧张的望着谢利。
谢利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满脸笑意,但随即脸色却沉了下来。

“咔嚓,咔嚓咔嚓...”

树林传来了一阵不寻常的声音,那是枯叶被踩碎的声音,毫无疑问,有什么“东西”向这边过来了。

巴希拉矮身把自己隐藏在草丛中,目不转睛的盯着声音的来源处,谢利却不为所动。这让巴希拉不禁感到着急,它甚至觉得谢利可能是上次从树干上掉下来已经摔傻了,面对未知的危险任何动物都懂得隐藏。

那个“东西”很矮小,它的身影在茂密的草丛时隐时现,不过巴希拉很确定那体型不论是什么也不会构成任何威胁,这个结论着实让它松了口气,慢慢地从草丛中走出来仔细辨认着那个物体。

一只猴子,嘴里还含着一串果实。

虚惊一场。

等等...不对,还有脚步声,巴希拉皱眉,竖起了耳朵,那节奏像是用两只脚走路的动物,两只脚?巴希拉顿时冒出了冷汗,当一对黑色的眸子与它目光相接时,它的猜想便被无情的证实了。

“毛克利。”巴希拉不禁颤抖。

“'嘿!巴...!”毫无征兆的停下,而巴希拉无疑也明白毛克利停下来的原因。

“谢...谢利?!”毛克利震惊的张大了嘴巴,其实最让毛克利惊讶的严格来说不是谢利还活着,而是巴希拉和谢利...它们..它们走的太近了。

毛克利此时只觉得他的双腿几乎快不能支撑了,像是整个丛林都压在了他的身上。

“小子,你看到了吧,巴希拉可是我这边的。”谢利抬了抬下巴,注视着毛克利,眼中充斥着危险。

“谢利!!!”在震惊之余各类情感一时全都乱了套一窝蜂地冲向巴希拉的大脑,它的神经快要被一根根的切断了。但面对谢利,只有愤怒。

骗子...你们...全都是骗子!!!”毛克利大吼着,眼泪抑制不住的往外流,胸口因一时激动而剧烈的起伏着,汗水从他额头一直流到脸颊再顺着泪水一同掉落到地上。他的眼中充满着悲伤,愤怒,绝望,还有...憎恨。

“毛克利!你听我说...”

“不!骗子!!!”毛克利狠狠地看了一眼巴希拉,转身向远离它们的方向跑去。任由巴希拉怎么喊他也不再回头。

巴希拉站在那一动不动,就呆呆地看着毛克利远去,它该怎么办?追上去?那无疑是最糟的选择,现在毛克利最需要的是安静,他必须要一个人接受这无情的事实。

而巴希拉,它感觉自己难受的要死。

“这就是我的选择。”它听见它说。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

于是我想说我还是走主剧情的,所以这些破事儿怎么也要给它过了对吧?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