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

tf/星战/DC/漫威/欧美自我构成一个圈Eat!Eat!Eat!
还有最喜欢养动物这些了!
欢迎交流~
All hail Megatron.

【奇幻森林/虎豹】The Law Of The Jungle (4)

我回来了!抱歉这么晚才更,考完了
————————————————————————————

“巴希拉,你去哪了啊?”毛克利不满意的嘟了嘟嘴问道。

“啊?只是到处走走,兜兜风。”巴希拉看了一眼毛克利,下一秒却转移了视线。幸好毛克利不怎么在意,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哦。”

他还在内疚,巴希拉看得出来。但现在它必须要转移毛克利的注意力,不能让他再这么消沉了。
慢慢地,巴希拉走进他,在毛克利身旁趴下并轻轻用头顶了顶他的背,低声问道“怎么了?饿了吗,要不我叫巴鲁给你捉点鱼?”

“不,我要你帮我捉。”毛克利转过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它,似乎从那都能看到星星,让人不忍拒绝。

但巴希拉却黑着脸。

看来是它想多了。

“噗,我开玩笑的!我也不饿,”毛克利笑了起来,“对了,你是真的怕水吗?”

“不,我讨厌水。”

“为什么?”

...

显然,巴希拉不想讨论这个问题,金色的眼睛盯着毛克利,一言不发。而毛克利似乎能感觉到一股尴尬之气在四处蔓延开来。慢慢地,甚至几乎快要淹没了他。

“毛克利!”远处传来拉克莎的声音,终于打断了这无声的沉默。毛克利顿时松了口气。

“狼群开始捕猎了,你应该去学学,我的孩子。”拉克莎向一旁转了转头,狼群都站在拉克莎的身后,迫不及待的来回走着,等待头狼发出狩猎的指示,毛克利回头看向巴希拉,投以一脸期待的神情,后者则轻轻点了点头,默许了。

顿时毛克利脸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随后便高兴地向狼群跑去,才跑了几步却有些迟疑地停了下来,转身问道:“巴希拉,你不去吗?”

巴希拉有些惊讶,它从来没想过和狼群一起狩猎,更没想到狼群的一员会邀请它,但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不可能的。

“我不属于狼群 ,”巴希拉慢慢说道,丝毫没被毛克利失望的神情所影响 ,“我向来独来独往。”

“好吧,那,晚点见。”

“好,晚点见。”

象征性的告别后,巴希拉依然静静的呆在那,看着狼群离去,只属于夕阳的红色染满天边,与残日的光辉互相交映着,融合着,最终撒向大地,美的让人惊心,也令人动魄,但同时也使人疑惑———毕竟美好的事物大多都是子虚乌有的。巴希拉晃了晃脑袋,它可不能沉醉在这美景中,尤其是在这转瞬即逝的美景中。

立即起身向河边走去,夜幕将至,天色变得更加暗淡,而这无疑是巴希拉最好的保护色。河边,水生植物茂盛,这同时也是水牛的聚集地。

靠近河边,成群结队的水牛在觅食,从远处看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那数量可真多,大多数也是强壮的公牛,看着那尖锐的牛角,巴希拉不禁往后退了一步,但随即就反应过来并抑制住想要打退堂鼓的念头。
我还没那么傻,那些公牛才不是我的目标。我只需杀一只小的就是了,应付谢利可汗应该没那么麻烦,也没必要那么拼命。巴希拉沉思着,抬头扫过牛群,它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几乎瞬间就确定了目标,而那目标则是一只独自远离群体的小牛。可怜的小牛。

没错,就这么办。

按照天生的捕猎天性慢慢地俯下身,轻轻地向前走着,相伴着的,也不过是踩在草叶上这些不可避免的细小声音,而就连这些声音也被森林里吹来的风所掩盖。越来越靠近目标,瞳孔骤然缩紧,全神贯注的盯着,猎物到手之前仍不敢有丝毫松懈,虽说那小牛离群了,但周围不远处还有着零星的几头公牛,这些因素也不可忽视。公牛的威力也是不可小觑的。特别是它们被惹怒时,即便是与老虎匹敌的狮子也会死在那对尖利的犄角下。

几乎近在咫尺,巴希拉朝前猛地一扑,黑色的躯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随着一声怒吼张开口露出令人胆怯的利齿,不偏不倚的咬住了那小牛的脖颈,血喷涌而出,夹杂着的,则是小牛临死前无能为力的哀鸣。

水牛群传来一阵骚动。巴希拉死死咬住小牛的同时也尽力往后退着,它警惕的看着周围,竖着耳朵聆听一切可疑的声响,它可不想被发了疯的水牛偷袭,幸运的是,水牛们也没打算攻击,它们也像是知道小牛必死无疑了。看着周围的水牛越走越远,巴希拉松了一口气,毕竟它很清楚,水牛群可是最恐怖的团体力量,而这股力量都离它远去了,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噢等等还有一个,想到这巴希拉又开始头疼了,
该死的谢利可汗。

“你来了,巴希拉。”
谢利似笑非笑的盯着巴希拉,视线毫无顾忌的到处扫视,直到看清巴希拉嘴里叼的东西,不禁皱眉,语气也变的严肃起来,“那是水牛。”不折不扣的陈述句。
巴希拉不再向前,而是在距离谢利还有两、三米的位置时把小牛扔了过去。

“对,是水牛...有什么问题吗?”

“真是罕见啊,你竟然敢捕捉水牛?这点竟然连我都不知道。”谢利看着面前被巴希拉扔过来的小牛,迟疑的低着头一边闻着一边说道,随后却又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刚刚才被杀死,十分新鲜。

“我能认为这是对我的一种夸奖吗?”巴希拉靠着一块石头坐下,视线不屑的从谢利身上移开,看向洞外。紧接着又补充道:“这只是交易的一部分,不是吗?”

“是,不过我还是很惊讶于你竟然不怕水牛和水了,那可是你小时候的阴影。”

“同样也是你的。”巴希拉莫名有些愤怒,“而你还不是照样在捕食它们,难道我就不行?”虽然仍对于谢利那个肯定耿耿于怀*,但下半句,却更使巴希拉恼怒,“还有,对于那件事,可全是你的错。”

巴希拉原以为它自己已经淡忘了,但谢利一提,终究还是想了起来,或者说,巴希拉一直都记得。

它和谢利小时候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天性使然,它们都是从小就独自捕食独自居住,虽然那可能会使它们变得冷酷无情———这正是它们所需要的,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为残酷的孤独,而正因为孤独,它俩成了最好的朋友,令其他动物闻风丧胆的最佳捕猎搭档。它们的关系一直很牢固,直到有一天,而那天也正是巴希拉和谢利第一次决定去猎杀水牛。

水牛不仅喜欢去河边,也喜欢成群结队的去泥潭,水牛群向来壮大,同时也正因如此,所以这两处都可以看见它们,巴希拉向来擅长伪装,沟壑中泥潭的颜色,相比河边青草的翠绿更适合隐藏。但对于这提议,谢利却意想不到的反驳了———之前巴希拉每一次的提议它都不曾拒绝,河边的草地更适合奔跑,而不是深陷泥潭。但对于口才这一方面,谢利一直都不擅长,最终它还是妥协了,老老实实的跟着巴希拉去了泥潭。

一切都是按计划实施,它们选定了猎物,那是一只年轻的公牛,也许才刚成年,和其他公牛比起来并没有那么强壮,当然,危险系数相比之下也稍微降低,但不可否认,这依旧危险。

它们躲在一块巨石后,这是绝佳的地理位置,这里不仅可以隐蔽,还可以等它们捕到那只水牛后,当一个支撑点帮它们跳回平地之上。

一切都准备就绪,就差一场血与肉的猎杀狂欢了。巴希拉小心翼翼的靠近水牛,下一秒按照它的计划就该攻击了,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谢利把它从巨石后推了出去。

瞬间巴希拉脑子一片空白,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谢利,而谢利却是一脸兴奋的看着前方,顺着它的视线,巴希拉看到几只强壮的水牛向它靠近,反复的低下头用巨大的犄角对着它,那是一种警告,然而那时的巴希拉却没有读懂它,巴希拉第一次感到害怕,但肉食动物天生就有种自信,一种战无不胜的自信。它也开始发出低吼,然而事情却出乎它的意料,水牛们被激怒了。它们向巴希拉冲过来,脚步声大的惊人,泥潭溅起水花,似乎整个大地也为之颤抖。巴希拉顿时慌了神,满眼惊恐,到处躲闪,就像只受了惊的小猫,往日的高傲冷静已全然不在。泥水溅在它身上,几次那危险的牛角都与它擦肩而归过,正当它快靠近那巨石时,一只强壮的公牛撞倒了它,它狠狠的摔进了水坑里。巴希拉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被一个草食动物杀死,估计会被大家“铭记”很久吧。它自嘲着并闭上了眼睛。

直到,它听到了一声虎啸。

谢利救了它,这是不可否认的,但这次事件又是谁引起的?

年幼的巴希拉看着同样年幼的谢利可汗,金色的眼中充满愤怒。谢利久久地看着趴在地上还未缓过神来的巴希拉,然后它开口说道:...

“抱歉。”

“什么?”巴希拉突然被这声音拉回现实。

“...我说对于那事。”谢利不禁皱眉,它拒绝说第二次,巴希拉的走神令它很不满。“我知道你听见了。”

“真难得,你现在才道歉,或者说你终于肯道歉了?”巴希拉对于这个道歉感到很吃惊,但既然谢利好不容易承认错误了,那就更想进一步知道原因,而巴希拉这样想也这样问了。

“一个赌约。”谢利瞄了一眼巴希拉,顿了顿,“和阿拉克的赌约,我赌的是水牛不会攻击,它们蠢的只会逃跑,显然,那时我输了。”

“...只是因为一个赌约?”你就把我独自推向了水牛群?巴希拉有些愤怒,就因为这个幼稚的赌约它可差点丧了命。愤怒之余却未把话说完,它可不想显得脆弱,尤其是在这个自大狂妄的“森林之王”面前。

“一个不会有任何损失的赌约,为何不赌?赢了还可以指使阿克拉一个星期。”

“但是你赌输了。”

“Well,你真觉得我会听它的?愿赌服输,但执不执行,或者说执行的好不好,那就得全看我心情了。”说到这谢利脸上竟然浮现出一种得意之情,再配上吃着水牛那满意的神情,那可真是...很欠揍。

巴希拉一脸无奈,谢利到头来还是这么令人讨厌。
“对了,”巴希拉突然又想到些什么,“被指使那不也是一种你的损失?”

“我指的'损失',是你,巴希拉。”谢利语气突然变得十分认真,“但我可不允许有任何损失。”

巴希拉闻言看向谢利,洞里很暗,但哪怕只有一丝光线,它的夜视力便会发挥最好的作用,而此时谢利看它的眼神,既认真的正如同刚才那语气一般,却同样让人琢磨不透。

同时,谢利也看着巴希拉,解释道:“换句话说,你不能有任何事,巴希拉。那时我是做好了准备的,你想想看我怎么可能让那愚蠢的水牛伤了你?”
...
“你说话可真绕。”

想转移话题?谢利看出巴希拉变的不自在了,它的耳朵因紧张动的频率很快,谢利突然心情大好,
那就如你所愿。

谢利随即低头一边撕扯着面前的牛肉一边对巴希拉说道:“分给你一些肉。”

“不用,我不饿,已经吃过了。”巴希拉瞬间拒绝,一只老虎破天荒的愿意和你分享食物,那准没好事。

“你可骗不了我,巴希拉。这水牛身上只有自身的味道和你的。所以,告诉我,你吃的什么?”
和谢利预想的一样,巴希拉避开了与它的对视,一言不发的盯着地面,它见过巴希拉这样很多次了,那在很久以前。而这只能说明一点:心虚。

谢利带着些许笑意,把面前刚刚分好的一块肉叼在嘴里,顺势站了起来,虽说它的伤虽好了些,但却依旧不容乐观,一举一动都十分缓慢,意图也足够明显。

巴希拉知道谢利要朝它走来。
同时也知道谢利不会伤害它。

越来越近,没有敌意,但只属于谢利的压迫感却使巴希拉感到不安,本能的起身想要后退,然而还未站稳,下一秒一只有力的爪子却突然拍到它背上,硬生生把巴希拉给压了下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谢利可汗!!!”
巴希拉吃痛的吼着,刚才那一下力量很大,甚至让它怀疑谢利先前是不是在装病。

谢利却选择无视了巴希拉的怒吼,把嘴里的肉放在巴希拉面前,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它,慢慢开口道:

“吃。”

“我不饿。”巴希拉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且无过多冒犯之意,它可不想惹怒一只老虎。特别是一只名叫谢利可汗的老虎。

“别让我说第二遍。”毫无疑问的威胁。

巴希拉讨厌被威胁,但它更不想尝到最糟的结果。
迟疑着低下头,看着眼前的那块肉,心里无比后悔为什么当时没直接杀了谢利,然而现在竟然还要受这只老虎的威胁。

还有什么比被死死压住强迫进食更糟的?

巴希拉最终开口吃着面前谢利分给它的牛肉。看到它开始吃了,谢利便放下了爪子,坐在旁边一脸悠闲的看着巴希拉进食。而刚才的那一幕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直到巴希拉吃完了食物,才抬起头看向谢利,问道:“现在很晚了,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

“那么请把你爪子拿开,尾巴被压着,我可走不了。”

谢利闻言挑眉看向巴希拉的尾巴,黑色的尾巴微微成一个弧度,贴着地,顺着看去真是十分漂亮,只是靠近末尾有只虎爪唐突的压在上面,谢利瞬间抬起爪子,“无意之举。”

巴希拉瞪了一眼谢利,站了起来,确认了没什么大碍后便准备离开了。而谢利也只是坐在原地盯着巴希拉离去,没有阻止。

直到巴希拉彻底的消失在了丛林中,谢利才收起了刚刚放松的神情,起身向洞里更深处走去,黄色的瞳孔在微弱的光线下显现出了另一种颜色,
危险的红色。

巴希拉离开了山洞,走在茂密的树林中,即使在傍晚,森林也从未安静下来过,不知名的昆虫发出各自独有的声音,混着鸟儿的啼鸣,在夏日这也是最常见不过的了,而这些声音却不吵,反而使人平静下来。

巴希拉不禁回想刚才在洞中所发生的一切,谢利竟然在向它解释以前那件事,巴希拉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时的谢利对它说的可是:“那只是个意外。”

而更出乎意料的是谢利愿意跟它分享食物,即使在以前它们很要好的时候,也没有过,但对此巴希拉感受到的更多的是一种恐惧,对不了解的事物的恐惧,巴希拉不知道谢利又想耍什么花招,但它总明白分享食物的意义 ,尤其是像它们这样的肉食动物。而巴希拉相信谢利也同样明白。

那无疑是,

宣告主权。

TBC

*巴希拉提了两个问,而谢利只说了一个“是”。
(到底是什么意思,hmm自由想象)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