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

tf/星战/DC/漫威/欧美自我构成一个圈Eat!Eat!Eat!
还有最喜欢养动物这些了!
欢迎交流~
All hail Megatron.

【奇幻森林/虎豹】The Law Of The Jungle (2)

抱歉,最近都可能会更的比较慢。。。学业紧张啊,不过我还是继续更咯,写的不好。。还是一样难吃。。
对了,上次谢谢大家的喜欢。
这次虎豹快碰面了,恩,下一章就应该是了。
——————————————————————————

"毛克利!别下去!"

"哗啦" 几乎是同时响起,小河顿时中溅起了水花。那男孩熟悉的身影不见了,只留下几个气泡慢慢悠悠地从水中浮起,然后到了水面再“砰”一声的破掉。

慢慢地,河面上也安静了下来,只有岸边的一只黑豹在焦急的来回走着,努力的寻找着刚才被它叫做"毛克利"的人类小孩。

"毛克利!"又一声呼唤,但不得不承认,这更像是人类父母对不听话的小孩的怒吼。

"嘿,巴希拉,我在这儿!"毛克利从水中伸出了头,黑黑的头发沾了水全湿透了,紧紧的贴在他的脸上,水顺着头发滴落,有些甚至趁他说话的间隙流到了嘴里,这引得他咳了好几声。

巴希拉看着毛克利咳嗽的模样,刚到嘴边那些责备的话硬是活生生的压了下去。本想关怀一下但说出口的却是
"这就是你不听我的话的下场。"

"咳!"毛克利听到这话又被呛了一声,他无辜的看着巴希拉"我还以为你会急得跳下来救我唉。"

"如果你再沉水里久一点的话———我可能会。"

"oh,好吧。"毛克利摊开双手,耸了耸肩,不满的嘟起了嘴。

"嘿!嘿!嘿!"
模糊不清的声音从毛克利身下的水中传来。巴希拉警惕的竖起了耳朵,后退了几步,做出攻击的架势,微微却又快速的偏了偏头,示意毛克利赶快离开那个地方。
然而毛克利却像没看到它的警告一样,脸上竟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水中那个可疑物体离毛克利越来越近,那好像是一坨棕色的...毛球?

就在巴希拉快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下一秒毛克利就被高高的举起。

"hi,巴鲁!"毛克利笑着趴在巴鲁背上,轻轻拍了拍它毛绒绒的头。巴鲁也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抖了抖毛,再次扑入水中,哼着小曲儿并开始驮着毛克利在水中游了起来。

巴希拉看到是巴鲁,顿时松了口气,同时却往后又退了几步,远离一切可能被一熊一人溅起的水花所撒到的地方。不得不说关于水,它可是有个糟糕的经历,而这经历,还和一只讨厌的老虎有关。想到这,巴希拉用力的甩了甩头,抛开那些无用的记忆,毕竟,那只老虎终于死了,再也不用担心毛克利随时被当成猎物所追杀了。这可是件...好事..不是吗?

"巴希拉!"突如其来的声音彻底的把巴希拉的思绪拉回现实。

"hmm,下来一起游泳吧!"毛克利正看向它,大大的笑容浮现在毛克利脸上。

"oh,得了吧,毛克利。它是不会下来的,我敢打赌它要是下来了我一年不吃蜂蜜!"

"哇哦,真的?巴鲁?那我也不用帮你去捅蜂窝了!巴希拉你听见了吗,快下来快下来。"毛克利甚至兴奋的吹起了口哨。

"够了,"巴希拉有些生气,"该去训练了,毛克利。"刚一说完,它便头也不回的转身向丛林深处走去。

"oh...好吧。"毛克利有些失望的点点头,慢慢地走上岸,他倒是很想看看巴希拉下水后巴鲁的表情,那一定很精彩。

与巴鲁告别后,便跟着巴希拉离开河边,进入那片熟悉的丛林。这时是正午,要是以往,阳光便会把整片森林照亮,到处都能听到那些不知名小虫的鸣叫,那是这独有的丛林之声,最美妙的音乐。而今天却异常安静,天空中只有几缕阳光费力的穿透那厚厚的云层撒在地面上,空气中甚至还隐隐约约弥漫着一股烧焦的气味,很淡。却无不提醒着生活在这丛林中的每一个动物,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疯狂与正义,愤怒与毁灭。

And

Burn.

黑豹望了望身边的人类小孩,此时他正看着另一边的森林,随后又默默的低下头心不在焉地继续往前走着,双眸此刻也变得像这天空一样昏暗,和之前在河中玩耍的他,判若两人。

巴希拉轻轻的碰了碰他,眼中尽是担心,毛克利顿时缓过神来,看着巴希拉,脸上又浮现出以往的笑容。不过唯一有点不同的是,这笑容———连不懂得太多情感的巴希拉都看得出,很假。

"5,    4,    3,   2..."巴希拉开始倒计时了,这是他和毛克利共同明白的指令,他们要开始训练了,速度的训练。老实说它并不知道要如何安慰毛克利,它只是觉得只有尽全力的奔跑,让体能的消耗转移注意力,才能让毛克利好受点,它好受点。庆幸的是毛克利听到这指令也有点兴奋了。他冲了出去。

".. 0!"
数到最后一声,巴希拉也像剑一样蹿了出去,金色的瞳孔紧紧的盯着毛克利,就像平常锁定猎物般。但它却并没有全力奔跑,只是慢慢加速,它在耐心的训练他。

风在他们耳边撕裂着呼啸着,跑过的地面尘土飞扬,落叶在他们脚下发出"咔咔"的声音,越来越快更像是一声声的战鼓,而他们的血液也随之沸腾。身边的景色不停的变换,矮小的灌木也慢慢变的十分密集。与此同时天空骤然变亮了,随即又暗了下去,紧接着一声巨响,雷声轰鸣。

雨,也开始下了。

渐渐的脚步声慢了下来,毛克利有些累了,而身后的那只黑豹却一点也没有减速的意思。

"该结束了。"巴希拉想。

巴希拉收紧它那强健有力的后肢,用力一蹬,随着一声怒吼扑了上去。毛克利却突然向左转了个弯,跳进了灌木丛。它扑了个空。

"毛克利,停下!"巴希拉眼底闪过一丝惶恐。

太近了...他们早该停下的。

毛克利并没有理会巴希拉的警告。或者说是一种命令———令人讨厌的命令。

东面,那可不是个好地方,尤其是对毛克利来说。

巴希拉奋力追赶毛克利,这通往东面道路上的荆棘越来越多,要避开这些花了它不少时间。但巴希拉知道它会很快会追到他的。

他会停下。

当然了,他肯定会停下。

在下一秒看到毛克利的背影时,巴希拉穿过了最后一片灌木,准确的说那是跃过的,现在它只想带毛克利回去,立刻,马上。

此刻毛克利正呆呆的站在那一动不动,他紧紧地盯着前方。就在不远处,有一个山洞,这是毛克利第一次自己来这。但他记得这个地方。他也真真切切的重新感受过从前这儿所发生的一切———从巨蛇卡奥眼里。
自己来是一次,而另一次,那是他的爸爸带他来的,他真正的人类父亲。

"...你想进去吗。"在一旁沉默的巴希拉最终忍不住开口了,实际上它早就从巴鲁那得知卡奥已把真相告诉了毛克利,而它也因此更不想要毛克利来这儿。但该来的总回来,是时候解开心结了。

"毛克利,你想进去吗,如果你想,或许我可以陪..."

"巴希拉,不用了。"意料之外,毛克利打断了巴希拉的话,巴希拉愣住了。

毛克利看了看巴希拉,补充到"我永远不会忘记,不论我去往何方,不论他们叫我什么。我是阿克拉的儿子,而你也是我最亲的家人。森林是我的家,不是吗?我想,我们该回去了,巴希拉。"此时雨水正打在他的脸上,使他的表情也变得模糊不清,但语气中却透露着异常的坚定。

毛克利长大了。

这是巴希拉反应过来的第一个想法。

也是时候该离开了,毕竟,不知为何这儿的气氛异常压抑,当它第一步踏进这儿的时候就有了。这让它有点透不过气来,那不完全是毛克利带给它的,更多的却像是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发出的,那一定是某种危险的东西。

原路返回,巴希拉慢慢地思考,它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到底是什么时候感受到不对劲的?

刚才所经历的一切在它脑中快速的播放...离开湖边,奔跑,追逐,转弯...转弯,就是这儿!真笨,它早该意识到,当它随着毛克利转弯跳进了灌木丛时,它就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只不过那味道随着雨水的下大而变得很淡,甚至于巴希拉已经快把它忽略。当然,这也不能说明什么。

只是,当它跃过最后的灌木,看向那山洞时,虽只有短短的一秒———后来它把注意力全放在毛克利身上了 。它现在才反应过来,那时它也许早已看到,却没有怎么注意罢了。

它看见在那阴暗的洞中,似乎藏着什么巨大的"东西",同时,那"东西"也在盯着它。

那是一双黄色的眼睛。

然而,却如同红色之花。


TBC

评论(7)

热度(41)

  1. 日常吸脸❤M.OP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