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P

tf/星战/DC/漫威/欧美自我构成一个圈Eat!Eat!Eat!
还有最喜欢养动物这些了!
欢迎交流~
All hail Megatron.

【奇幻森林/虎豹】The Law Of The Jungle (11)

ooc属于我

——————————————
正文

“我们去哪?”谢利兴致勃勃的跟在巴希拉身后,穿过灌木丛不远处就是山洞了,但巴希拉却丝毫没有要回去的意思,反倒是径直从旁边走过,听见谢利问它,只轻轻地瞟了眼谢利 ,想了想便说道:“你先回去吧。”

谢利闻言怔住,肌肉不自主的紧绷,向前逼进 ,火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巴希拉,压低了声音:“你要去哪?”

对此巴希拉很想翻个白眼,这算是个威胁吗,而这语气像是在提醒它,它只是只待宰的小绵羊。

而小绵羊什么都不用做,只用乖乖等着被捕食者享用。
可它终究不是小绵羊,而它也知道那“捕食者”会有危险。
它不能什么都不做。

再三向谢利保证自己很快会回来,告诉它以前自己就一直在森林里游荡,狼群中出没,这日常行程就像森林法则一样不可改变,不可动摇,也早成为一种规律,一种习惯。
不过它知道,谢利讨厌那些条条框框。
那些所谓的规矩。

小心翼翼的把目光投向谢利,而后者则一眼不发的盯着它,沉默着,审视着,没有拒绝,但同样也没同意。

巴西拉受够了谢利的突然沉默,到底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会受限于它的?

它可是巴希拉,森林里的幽灵,黑夜里无形的杀手。虽然它不像谢利那样滥杀无辜,但对于猎物它可毫不手软。同样令丛林中的动物们为之畏惧。
而现如今两只大猫正在干瞪眼。

“很快回来。”巴希拉心一横,甩下一句话就快速向狼群领地奔去,像是在逃避什么,但还有什么可逃避的了?
事已至此。

——

巴鲁表示生活的乐趣莫过于有着吃不完的蜂蜜和干净的溪水,再加些小鱼当做饭后甜点。而现在它很满意自己正在享受其中一件。

整个身体沉在水中,感受着水流从身上舒缓的流过,只露出鼻子呼吸着空气中雨后清香 。透过溪水,阳光也被分散开来,揉进水里,仿佛随着水流一起流动 。巴鲁感觉舒服极了,它慢慢起身,悠闲地甩着头上的水,旋律在脑中响起,它大声的咳了咳,清了清嗓子,“噢~----”
Splash!
突如其来的落水声硬生生地把巴鲁的声音给塞了回去。

“谁!”

巴鲁警惕的站起来,水从它皮毛上哗哗地流下,显出它庞大的身躯。自处张望,鼻子微微颤动努力嗅着 ,最终在不远处发现了有什么黑色的东西在水中挣扎。黑色,巴鲁顿时松了口气 ,刚才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老虎的气味,噢,还好不是它。
嘿,等等!黑色...

“巴希拉!”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巴希拉还是坚持慢慢地游上岸,然后才狼狈的转过身回应,对上那热切的棕色熊眼。果然是巴鲁,巴希拉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甩干了身上的水。的确只有它才会动不动就开始吼上两句。但巴希拉得承认,虽然巴鲁唱歌是很不错,但它来这只是为了在浅水边清理下自己,赶在去狼群领地之前把那只自大的老虎留在自己身上的味道给洗掉,仅此而已。

然而它却没有料到巴鲁会在这,还有那突如其来的一声,而这一声着实把它吓得跳了起来,更糟糕的是它还不偏不倚的跳到了水里...
该死的谢利可汗。

皱着眉看着巴鲁站着从水中笨拙的冲过来,水随着巴鲁的移动一次又一次的飞溅起来 ,紧接着,地也开始震动了。巴希拉眉头皱的更紧了,眼看一大片黑影就快要压下,巴鲁就要给巴希拉一个大大的拥抱了。
巴希拉赶紧退开,巴鲁抱了个空。

它差点没刹住车,向前踉跄了几下,最终停下,随后像一只不知所措的熊宝宝,投向巴希拉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
噢,得了吧。

巴希拉在心中早已翻了好几个白眼。

“你身上有水。”巴希拉犹豫了一下,还是勉强解释了一下自己退开的原因。巴鲁身上像是有什么魔力,总能让人放松,同时又让人不忍心伤害它。

闻言巴鲁表情亮了起来,咧开嘴爽朗的笑了起来,看着还是像以前那么开心。
真好。

下一秒巴希拉就黑着脸承受着扑面而来的“狂风暴雨”。
真是...一点都不好。

“现在可以了吧!”巴鲁说着又一次跑去抱巴希拉,巴希拉看着那一大团,还是忍不住往后退了退。

巴鲁紧紧的抱住了巴希拉,虽说他们以前也不经常见面,但它也自认为巴希拉是个很好的朋友,理所当然的,巴鲁也早已把巴希拉当成了好朋友,而这几天的事真是乱极了,更别提上一次见巴希拉还是在审判庭上,那可不是个好回忆,它不由得为巴希拉担心,它一直都知道巴希拉很孤独,而巴希拉的性格也是这样,喜欢独自承受着一切,即使是自己这个好朋友,巴希拉也很少敞开心扉。
它为它感到心疼。

“欢迎回来。”巴鲁趁着巴希拉不适并开始向后退时突然凑近它的耳边轻轻说道,随即松开了巴希拉。

巴希拉愣了愣,垂下了金色的眼睛,透过阳光,黑色的皮毛也染上一层金色,嘴角流露出淡淡的笑容。
"谢谢。"

这次轮到巴鲁愣住了 。
直到一丝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巴希拉再次抬起眼睛看向巴鲁。
“这有什么好谢的?”巴鲁缓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挠了挠肚皮,又想了想道:“你要去看毛克利吗?我陪你去吧!”
“恩。”

——

到了熟悉不过的狼群领地,巴希拉却丝毫没有感到轻松,眼前这着一片不大的空地,杂草在上面自由的生长着,四处还有着几块可以用来休息的巨大岩石。这是狼群最喜欢在空闲时休息的地方,同时也是巴希拉和毛克利以前一起玩耍训练的地方。

阿克拉坐在不远处的草地上, 拉克莎在它身边,而其他狼族成员则得到狼王的允许在周围安静的散开看着。
阿克拉起身向前走近,从他走路的姿态和神情可以看出,它恢复的很好,虽然离巅峰时期的它还有些距离,但这总归是个好开始。

“巴希拉,很高兴你能回来。”狼王银色的眼睛充满喜悦,巴希拉则微微低头表示敬意。

气氛慢慢变得缓和了,阿克拉又和巴希拉聊了几句,最后转头看向一块石头,唤道:“毛克利,我的孩子,出来吧。”

半晌,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才小心翼翼地从石头后面探出来,最后像是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大步的走了出来,走向巴希拉,但每走近一步就会放慢一点速度,到最后都像是一点一点挪过去的。

“巴希拉,对不起。”毛克利站在巴希拉面前,两只小手放在前面,不自主地抠着手指,“那天我不应该说那些话的,对不起。”

毛克利最终鼓起勇气抬头看着巴希拉的眼睛。而从巴希拉的视角,毛克利那双大大的黑色眼睛泛着泪光,长长的睫毛忍不住的颤动,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没关系,毛克利,有些事我也做的不对,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不应该瞒着你的。”巴希拉轻轻挨着毛克利的脸,后者则一把抱住了它,“欢迎回来。”

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大家都静静地坐下来梳理了最近发生的事,解开了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你说是谢利在保护我们?”拉克莎对此有些不可置信,狼群里顿时议论纷纷。虽然它们都有听说谢利和巴希拉曾经很要好,但谢利对巴希拉所坦白的这些事,它们都不知道,况且,谢利不是那种喜欢分享的动物,不论是什么,都无一例外。而这段时间巴希拉都跟着谢利。但老虎的领地意识极强,这可是出了名的。就算抛开这些,谢利所说是否属实还未知,万一它只想让其他动物放松警惕,然后再突然施暴继续猖狂猎杀呢?

对此巴希拉立即否决,“谢利从不会说谎。”
这的确是句实话。

“那现在针对谢利我们要怎么办?”巴鲁举着手发话了,大家的目光纷纷投向它,“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不能这么对它,不能还想着怎么杀死它。嘿,拜托大家想想,虽然这听着是有些讽刺,但某种意义上它也救了我们大家。”

『救?怎么救?它什么时候救我们了?』

底下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还有些争吵。围观的动物们也越来越多。

“查吉尔。”

巴希拉强忍着烦躁,一字一顿的吐出了这个名字。
一片鸦雀无声。
没人再敢说话了,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那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死亡。

这个名字真是深深刻在一些动物的恐惧之中,这片丛林的生灵并不全是原住民,一部分是逃过来的,从另一片令人恐惧的丛林。

“谢利守住了它领地,它一直都在保护这片丛林。”巴希拉顿了顿,它留了足够的时间看进在场每一个动物的眼睛,“三天后,和平岩,查吉尔将会再次挑战谢利。”

“所以,巴希拉,你来着的原因不仅是为了毛克利,也为了……谢利。”阿克拉静静地看着巴希拉。作为狼王的它早就有所察觉。

“严格来说,是为了我们大家,你们都知道查吉尔是什么,它更像是恶魔,要是以前我不会怀疑谢利的实力,可它现在伤未痊愈。而如果查吉尔赢了我们会和谢利一起陪葬。”

“抱歉,我们帮不了它,巴希拉。”拉克莎眼里充满惋惜。

“也许...我可以。”这次轮到毛克利站出来了,眼神里充满坚定,这令巴希拉有些诧异。“也许我可以制作陷阱,我们可以帮谢利解决查吉尔的。”

毛克利不得不承认,自从上次阿克拉回来后,自己对谢利也没那么充满恨意了,更何况,那个什么查吉尔听起来更加危险,更加残暴。

“毛克利,没准谢利一见到你就会先撕碎你。”
不知从哪冒出的声音。

“不,谢利不会的,它向我保证了。”巴希拉大声反驳。

“毛克利,弱肉强食,这也是丛林法则之一,我们无法改变。而胜者为王,这则是永恒的真理,为了领地而战,这充满荣誉,同样的,也要付出代价。”阿克拉紧接着把视线从毛克利身上移开,转而看向巴希拉。“我相信你也知道。”

“是的 ,我知道。”巴希拉垂下了头,令人看不清它的表情。“它是必须自己面对。”它喃喃道,声音越来越轻,最后消失在风里。

它第一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弱小。

巴鲁看着巴希拉失落的样子,下意识的就走过去坐在它身旁,拍了拍它的背。

“它会赢的,你要相信它。”

“我当然相信它。”我只是…担心。

“你们在讨论什么?怎么不邀请我,恩?”声音从旁边的树丛中传来,惊的巴希拉瞬间站起来。

“谢利,怎么---”“你来干什么?”阿克拉打断了巴希拉,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吼叫,直接质问眼前这只看似慵懒的大猫。
狼群也随着狼王一起低吼,露出獠牙。

围观的动物们都仓惶的逃走,不一会儿便没了踪影。

“省省吧,我只是来找个不守承诺的小绵羊的,你说对吧,巴希拉。”谢利眯着眼睛,笑着看向巴希拉,有一丝警告意味。特别是瞟到一旁的巴鲁,眼底闪过一抹猩红。

小绵羊。显然大家都被这个称呼惊着了。像是被施了什么石化咒,都不约而同的一动不动,眼睁睁的看着谢利走到巴希拉面前,居高临下的瞟了它一眼。从而转头对上巴鲁的眼睛。

巴鲁表示内心很崩溃。

“让。”谢利终于打破了沉默,面无表情的开口。

巴希拉没去看巴鲁,但它知道巴鲁一定要又变成不知所措熊宝宝眼了。

但谢利显然不吃这一套。

见巴鲁无动于衷,谢利有些恼怒,又向前走近了一步,渐渐露出雪白的利齿。

虎的气息扑面而来,巴鲁瞬间清醒,熊天生怕虎。巴鲁也不例外,只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它的小脑瓜有点没反应过来。
触电般向后退去,巴鲁很想表示自己什么也没做啊。

谢利看见巴鲁的反应,满意的轻哼,一甩尾就一屁股坐在巴希拉身旁。

有什么不对。谢利伸出鼻子往巴希拉身上凑近,仔细的嗅了嗅。
噢,熊的味道。

巴西拉十分紧张地听见谢利从喉咙里发出的不满。它耳朵惊得颤抖了一下。
“我们回去吧。”巴希拉突然起身,向谢利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噢,好吧。”幸好谢利也没有在这久呆的打算。

临走前,谢利再次盯了一眼巴鲁。血红色的眼睛映出巴鲁的身影,引得巴鲁不自主得后退了一步。它有种错觉感觉自己已经死了。谢利眼里便是它浑身被咬穿失血惨死的模样。
随即巴鲁就被自己这个脑洞给吓到了,噢好极了,看来今天又多了一条要多吃蜂蜜的理由了。虽然它之前决定要减肥来着。
想到蜂蜜巴鲁心情又好了起来。

“别来无恙。”
最终谢利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克拉和毛克利同时咬紧了牙关。

——

“你身上有熊的味道。”没有任何起伏的声音毫无征兆得从身后传来,使得巴希拉不禁打了个寒颤。

“......是巴鲁,你知道的,它看起来呆呆的,见谁都抱。”巴希拉紧张地搪塞回去,它一直都觉得巴鲁这样没什么,但谢利的语气令它很不舒服。像是在质问,而它讨厌被质问。

“那它怎么没抱我。”

巴希拉终于在谢利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你想它抱你吗,熊怕虎,但如果你想,下次我可以跟它说说。”

下一秒,一个有力的虎爪猛的按住巴希拉的背部,狠狠的将它压下,巴希拉吃痛的怒吼,

“谢利可汗!你在干什么?!”

谢利俯身凑近巴希拉的耳朵:“别让其他人碰你。尤其是那头熊,你也知道的,只要我想,我能杀死它。”

“好吧,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放开我!”巴希拉彻底慌了。

“这是不遵守承诺的惩罚,”谢利舔了舔巴希拉的耳朵,满意的感受着身下的战栗,“你说的一会儿就回来也太久了,我的小绵羊。”

“别…在这。”

“这可由不得你。放心,即便你昏过去了,我也会背你回去。”

巴希拉绝望的阖上眼。
它不是这个意思。

该死的谢利可汗。



TBC...
————————————————
这次算是更长点了吧,下次更估计期末后了,
抱歉又没肉。。你们想看的话,
我可以来试试开车,但先说好我一般都上车的,
开车有堵车慢速的危险请慎重。
不过这次有上次提到的吃醋喔,
嘿!干了这碗老陈醋!

评论(5)

热度(23)